【韩娱圈】(25)   校园小说 
字数:47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去上学啦,拍摄学校里。

  「喔……好舒服喔……弟弟的舌头好灵巧……把姐姐的小穴舔的好舒服……」智珉害羞又浑身舒畅地呻吟着。

  「智珉姐姐想不到……你们女偶像那么骚……」只见Aoa的队长智珉正在体育用品室中,坐在软垫上张大双腿,一名学生正伸出舌头舔着那湿润的阴唇。
  「啊!啊!啊!……太……舒服了……啊……啊……」智珉爽的用双手紧紧抓着胯下学生的头发。

  「啊……啊……让肉棒插进来干我……姐姐想要你的肉棒……」智珉忍不住一手抬起学生的下巴,一手将手指放进嘴里吸吮,引诱眼前的学生用肉棒干自己。
  「喔……喔……喔……智珉姐姐的小穴好紧……喔……喔……」经验不多的学生那受的了眼前智珉的引诱,掏出肉棒便插入阴道里来回抽插。

  「啊……啊……对……就是这样……啊……大力点……用力点……啊……啊……」对着学生的猛力抽插,智珉也舒服的不断呻吟。

  「啊……不要放慢……干快点……快点……干智珉……啊……」学生似乎有点忍不住智珉阴道的吸吮力,想要射精,所以放慢抽插的速度,但没想到智珉不满意学生放慢抽插速度,双脚勾住学生屁股自主地加快抽插。

  「智珉姐姐……啊……太快……我……受不了……喔……喔……」学生爽的受不了想拔出肉棒休息一下,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可以干到女偶像却那么快缴械了,那知肉棒一拔出阴道就一抖的射出精液了,智珉的肚子、校服胸部、甚至脸上都被喷到精液。

  「弟弟也太快了……刚刚课堂上你不是说每个被你干过的女人……都意犹未尽想再被你干……这样可不像你讲的那样……」智珉用手指刮下脸上的精液伸到嘴里吸吮着。

  「哈……这……这……」学生一脸尴尬说不出话来。

  「虽然我本就没期待太高……不过这也差太多了……我不管今天你没把姐姐干到爽……别想离开……」智珉双手提起校服下缘两边拉到胸下打了个活结,推倒学生随即张开圆润的大腿跨坐在学生身上,屁股用力一沉,只听「扑哧」一声,将半软的肉棒硬塞进阴道里,智珉一边上下套弄一边小心不将肉棒滑出。

  「快点……干我……」肉棒被智珉紧缩的阴道不停的磨蹭着,渐渐地有挺起的迹象,智珉也感觉到了马上加快臀部的摆动。

  「喔……喔……喔……」学生伸出双手分别抓住智珉圆翘诱人的左右臀瓣,肉棒也被动地往上顶动着。

  「舒不舒服……」智珉干到阴道内的肉棒越来越硬,圆翘的屁股也越摆越快,双手还称在学生胸膛上用手指磨蹭着乳头。

  「嗯……嗯……嗯……」学生无力地点点头。

  啪!啪!啪!智珉屁股的撞击声响透这个小空间。

  「噢……噢……对……就这样……忍着点……哦……你做得到的……哦……」不断的撞击下,智珉也感到快感布满全身。

  「喔……喔……喔……我……我……我……」学生两腿不自主发抖,嘴上只能无力地呻吟。

  智珉立刻感觉到阴道内的肉棒喷出一阵一阵的灼热精液。

  「啊……真是的……」智珉站起了身子,精液从阴道慢慢流出,智珉挖出一点精液舔吮一下,随即趴到学生跨下将头发撩到耳后,将沾满淫水跟精液的肉棒给含了进口中吸吮起来。

  「喔……喔……智珉姐姐……喔……我不行了……真的……喔……喔……放过我吧……」学生急喘着气说着,如果从后方观看还可以清楚看到智珉的小穴还不停的流出精液。

  短短的午休时间,学生就被智珉搞到射出五次,导致下午的课堂都看不到他,智珉一走出体育用品室就看到哈尼一脸微笑看着自己。

  「嘻嘻……整理一下吧……衣服上还有精液……」哈尼指了指智珉校服上的精液痕迹说着。

  「哈尼前辈……你不会想接手吧……不过他应该不行了……」虽然智珉年纪比哈尼大但Exid的出道却比Aoa早。

  「嘻嘻……看他的模样早就被你榨干了……而且学校里男同学多的是……」哈尼勾起智珉的手臂两人一起离开了。

  一间饭店房间里,房间电视正拨放着Aoa confused mv特别版,所谓特别版
就是影片中的Aoa成员都赤裸的身体跳着Confused性感舞蹈。

  「喔……喔……喔……海寅Oppa……好……好……好深……你干的雪炫……好……好……舒服……」只见床上趴着被人干着的女人,不正是影片中Aoa的一员雪炫。

  雪炫闭眼急喘着气,以跪趴抬臀的姿势,而后方一位俊朗的男人正使劲地干着雪炫,强烈的撞击不仅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也让雪炫的丰臀跟软嫩的乳房剧烈的前后晃动。

  「啊……啊……海寅Oppa……你是不是想干草娥姐姐……啊……每次拨到草娥姐姐摇摆屁股时……喔……喔……你就撞的雪炫好大力……啊……坏Oppa……干着雪炫心里却想着其他女人……喔……喔……不过雪炫还是被干到好舒服……啊……啊……」雪炫一边被干的一边撒娇的说着。

  「哼……想不到最喜欢被男人干的雪炫……小穴却是最粉嫩的……你看你们七人当中你的小穴跟乳头是最粉嫩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没什么经验呢……」海寅一边看着私人Mv一边用力的干着雪炫。

  「嗯……那是雪炫会保养……啊……啊……而且雪炫不让你们男人干到爽……怎么会拿到那么多代言……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就想干人家……啊……啊……海寅Oppa……我……我要来了……」雪炫紧抓的被单,看来快被干到高潮了。

  「等……等我……我也快射了……一起……今天可以射在体内吧……」海寅边喘气,边问雪炫,双手还紧紧地抓着雪炫那白白嫩嫩的翘臀。

  「啊……啊……啊……啊……」雪炫没空回答,只能仰着头点一下,随即感到阴道内的肉棒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自己也被精液刺激到高潮了。

  一场激战后。

  「听说草娥要离开公司……」海寅抱着雪炫轻轻揉着那软嫩的乳房说着。
  「哼……草娥姐姐……交了一个有钱男友……就忘记我们七人当初的约定……现在想要退团……我感觉就像被信任的姐姐背叛……」雪炫生气的说着。
  「嘻嘻……想不想海寅Oppa……帮你教训她……」海寅笑着说着。
  「海寅Oppa……你想怎么教训草娥姐姐……」雪炫怀疑地抬头看了海寅一眼。

  「嘻嘻……你帮我开宿舍的门……让我干死她……帮你出出气……」海寅的双手揉着乳房的力道越来越大。

  「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一肚子坏水……想要我帮你也行……不过……不过今天要喂饱雪炫……」雪炫一说完就翻身钻进棉被里,海寅感到龟头一阵酸麻,雪炫先用舌头把舔舐着龟头,再把整只肉棒含入,头部正上下套弄着。

  「你这个小妖精……今天我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海寅掀开棉被就往雪炫那性感的身体上压了上去。

  隔天早上。

  「雪炫……比个V字……」海寅拿着手机对着全身赤裸的雪炫说着。

  「海寅Oppa……你要小心照片可不要流传出去……」雪炫也乖乖的赤裸着身体刷着牙,还听话的比个V。

  「放心……我等下还有个通告……再打给你……先走了……」海寅收起手机上前抱着雪炫轻轻吻了一下便离开。

  过几天。

  智珉、雪炫一起从一间饭店房间走了出来。

  「雪炫……Oppa不是说了……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不用再陪那些男人了……你怎么今天还跟我一起来……」智珉一边补着双唇上的口红一边问着。

  「我可不是草娥姐姐……有个男人靠就放弃我们当年的约定……当年我们可是含着泪约定彼此扶持一定要成功……」雪炫始终很不谅解草娥。

  「我看你是想被男人干吧……刚刚你玩的可比我疯多了……」智珉一边搔雪炫的痒一边说着。

  「Oppa……那么多女人……轮到我都不知道要多久……而且Oppa可以干那么
多女人……我当然也可以被很多男人干……这才公平……不过说起来还是跟Oppa干最爽……」雪炫一边咬着手指一边回忆。

  「啊……还发春了……什么时候介绍Oppa给我认识……」智珉打断雪炫的回忆。

  「我看是智珉姐姐也想被Oppa干吧……我才不要……这样又多一个女人跟我分Oppa……」智珉、雪炫就在饭店电梯里互相搔着痒。

  两人打打闹闹的回到宿舍。

  「欢迎回来……啊……对了……酉奈、惠晶、珉娥、澯美……都说有事今晚不回来了……」草娥看到智珉、雪炫一起,因为自己要退团的消息所以跟团里的人都有些尴尬,所以自己率先说着。

  「草娥姐姐好……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雪炫打了一声招呼便快速回到房间。

  「不用理她……小孩子脾气……过阵子就好了……」智珉看着沮丧的草娥说着。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团员跟粉丝们……」草娥边说还边流着泪。

  「草娥姐姐……」智珉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安静地摸着草娥的秀发安慰着。
  半夜。

  「草娥姐姐……你是不是又失眠了……」雪炫半夜起床看见草娥开着电视但目光却不再电视上。

  「喔……吵醒你了吗……对不起……」草娥急忙地将电视关掉。

  「草娥姐姐……我这有两颗安眠药……不如你吃吃看有没有用……」雪炫递过两颗药丸跟一杯清水。

  「雪炫……谢谢……还有我一直很想跟你们说对不起……」草娥看见雪炫忽然转便友善的态度便不疑有它,将两颗药丸吞了进去。

  「草娥姐姐……那我先去休息了……你也不要太晚睡……」雪炫见草娥吞下药丸便走回房间。

  没多久草娥也感到睡意,便进房去休息了。

  雪炫偷偷跑出来开了宿舍的门,海寅却已经门口等了,雪炫悄悄地带着海寅来到草娥的房门口。

  原来刚刚雪炫给草娥的药丸,一颗是安眠药一颗却是春药,只见草娥半梦半醒间感到全身发热,棉被被踢到一旁,睡衣一也被脱到一旁,只剩上下一套的浅蓝色胸罩跟内裤,现在草娥全身雪白的肌肤微微的带着潮红,诱人的性感身体就呈现在雪炫、海寅眼前,海寅更是看得目不转睛脱掉裤子一根坚硬的肉棒不断顶着前方的雪炫,顶到雪炫都受不了回头瞪了海寅一眼。

  草娥的乳房极为丰满,看起来丰满滑嫩,被浅蓝色胸罩包裹的挺拔饱满,呈现出深深的乳沟,更是把草娥白皙诱人的肌肤跟高挺白嫩的丰胸完美地展示出来。
  草娥那白皙诱人的双腿,柔软又富有弹性,此时彼此正交叉着轻轻磨蹭着,浅蓝色的内裤半透明的让人可以看到浓密黑亮的阴毛,又圆又翘的丰臀连着迷人的细腰,完美诱人的曲线,看得海寅欲火焚身,如果不是雪炫拦着早就冲进去把草娥干了。

  海寅早就看的忍不住把前方的雪炫当作草娥,双手不停在她身上抚摸,坚硬无比的肉棒还在雪炫双腿内侧不停的前后套弄着,而雪炫也是怕药效还没完全发挥,海寅前往会惊醒草娥,只能任凭海寅摸着,渐渐地也被摸着有点动情了。
  「嗯……嗯……嗯……嗯……嗯……嗯……」草娥的双腿加速着磨蹭,双手抓住双肩上的胸罩吊带,用力向下一拉,草娥高挺白嫩的丰胸弹了出来,粉嫩带点咖啡色的乳晕跟坚挺的乳头也跟着晃动。

  海寅再也忍不住,打开房门快步走到床边就往草娥身上压了上去,双手再草娥雪白肌肤的身体上任意摸索,最后停留在草娥的柔软的丰乳上不停地搓揉,不时的还将坚挺的乳头含进嘴里吸吮着。

  「嗯……嗯……嗯……石镇Oppa……我要……草娥要……石镇Oppa……干我
……干草娥……嗯……嗯……嗯……」迷迷糊糊中草娥把正抚摸自己的男人当作男友李石镇。

  海寅听到草娥把自己当成其他男人,更加粗鲁地紧抓住草娥丰满的白嫩乳房,肆无忌惮地玩弄她的乳房,拇指与食指捏住草娥那乳房顶端的乳头。

  「石镇Oppa……求你……求求你……肉棒……草娥要……肉棒……」胸部传来的快感让草娥舒服无比,但阴道的空虚却越来越痒。

  「呜……呜……呜……」海寅听到草娥的要求,便一屁股坐在草娥那柔软的乳房上,肉棒就这样顶再草娥嘴边。

  草娥似乎感到熟悉的味道,伸出舌头舔舐着龟头,甚至抬头将龟头含嘴里吸吮着。

  「小骚货……平时常帮男友含吧……技巧不错……」海寅说完便转身让草娥继续含着肉棒自己却趴在草娥身上将头埋进草娥双腿之间。

  草娥的白皙双腿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张开,浅蓝色的内裤也完全湿透了,草娥无意识的自动把臀部抬起,希望男人脱掉内裤帮自己止痒,海寅拉着内裤的两端轻松就把湿透的内裤脱到膝盖处,草娥还自动用脚将膝盖处的内裤完全推到脚踝脱掉。

  海寅一手揉捏着浓密阴毛深处的阴蒂,一手抚摸着草娥敏感的白皙大腿内侧,还将湿润的阴唇含进口内用舌头挑逗着,草娥满脸通红含着肉棒,觉得小穴更加麻痒,不停地扭动屁股希望有人帮她止痒。

  海寅见草娥不满足只有吸舔,便将两指并拢深深插入草娥那温暖紧缩的阴道里,找寻着草娥那敏感的G点,舌头代替着手轻轻地舔舐着大腿内侧的肌肤。
  「啊……好痒……喔……啊……啊……」好似摸到了草娥的G点,草娥爽的不顾嘴中的肉棒忘情地呻吟。

  「啊……石镇Oppa……草娥……受不了……要去……去了……」再海寅不停地抚摸草娥G点,没多久草娥就迎来高潮,海寅本想拔出手指,那知草娥紧缩的阴道因高潮把手指紧紧的吸住,让海寅的手指拔也拔出来,海寅只好将嘴抵住小穴口,用力吸吮着小穴喷出的热烫阴精,吸的草娥全身颤动,双腿紧紧夹着海寅的头。

  草娥吐出肉棒,头摆向一边急喘着气,海寅见机不可失抽出手指,把草娥两条白皙粉嫩的大腿左右分开,挺起肉棒将草娥的阴唇轻缓的分开,随即将龟头塞了进去。

  「嗯……」草娥一声呻吟,她期待已久的肉棒,终于插入自己那麻痒的阴道里既充实又舒服。

  因为草娥刚刚才高潮紧缩的阴道,让海寅只能一点一点的往里塞,不能一干到底,再插入的过程中海寅只觉阴道内温热柔软感觉紧紧地吸附着肉棒,好似要将肉棒融化掉。

  「啊……啊……啊……石镇Oppa……好……好……草娥……好舒服……再……再……干……深一点……啊……啊……啊……」当肉棒全部插入阴道里面时,草娥清晰地感觉到肉棒已经完全插入,火烫的压迫感让阴道感应般地夹紧这根肉棒。

  「喔……啊……啊……快点……再快点……啊……干……干死草娥……用力……啊……啊……用力……」随着肉棒抽插的速度加快,草娥的淫水也分泌的越多,每次肉棒的抽插都有「滋滋」溅出的声音,草娥闭着双眼,双唇微张,在朦胧迷糊中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草娥只觉全身都被快感袭击,小嘴便大声喊出诱人淫荡的呻吟声,白嫩的双腿紧紧夹住男人,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的,感觉整个人好像飘浮在半空中。
  门外的雪炫也早忍不住回房拿出道具,此时正用道具插入小穴,张着大嘴,费力地喘气,全身上下阵阵热力在身体中流窜,出来喝水的智珉见到便走近一瞧,却发现同公司的海寅Oppa正在房里干着草娥,而草娥嘴里却喊着石镇Oppa看来好
似被下药一般,正想阻止却被一旁的雪炫拦了下来。

  智珉、雪炫争执一会后,心想反正草娥姐姐被海寅Oppa干已成事实,现在叫醒她,不如让她当作春梦一场,就再智珉思考的时间,雪炫却拿起道具向智珉袭击过去,智珉本就被屋内的活春宫搞的欲火难耐,现在就陪这小ㄚ头玩玩。
  就再智珉、雪炫在门外展开百合之战时,房内的海寅也越干越起劲,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就再草娥高潮不知多少次,只看到床单整张都湿透了,海寅也不知射了多少次,只看到草娥脸上、胸部、小腹、大腿、甚至肉棒现正抽插的小穴也不断的流出精液。

  药效逐渐消退,草娥的精神也逐渐回复正常,眼晴跟脑中的影像越来越清晰,草娥发觉自己确实被人干着不是作梦,只是干着自己的人是不是梦中的那个男友,草娥不敢面对只能闭着眼默默承受着被干。

  「啊……海寅Oppa……怎……怎么……是……是你……石镇Oppa呢……不要
……拔出去……离开……离开我……」草娥还是忍不住睁开眼看清眼前干着自己的人是谁,当看清眼前的人是海寅时,草娥疯狂似的反抗,泪水瞬间布满脸上,甚至双手遮脸不肯面对。

  门外的的智珉、雪炫听到草娥尖叫随即冲进房内,雪炫没想到草娥会如此崩溃,她也只是想让草娥想起当年她们众人一起被上层强奸时却彼此握紧对方的手所许下的约定,雪炫看到草娥如此难过自己也流下泪,跪在床边向草娥说对不起。
  相对冷静许多的智珉,拉起还干着草娥的海寅,推着海寅出宿舍门口顺手将衣裤丢了出去就关紧门再度走到草娥房内。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草娥姐姐……」房内的雪炫依旧哭着狂说对不起,反而是草娥回复冷静安慰着雪炫。

  「其实姐姐年纪大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所以就想安定下来……本来以为你们年纪小……再过几年一定能体会姐姐的心情……今天的事就当姐姐背叛你们的报应……别哭了……姐姐没怪你……其实前1.2年你接的代言比我们六个加起来多……姐姐也很吃味……今天就当扯平了……好吗……」草娥安慰着雪炫。

  「好了……漂亮的脸蛋都哭肿了……去梳洗一下吧……」草娥捧着雪炫的脸说着。

  「你早猜到了……」智珉看着雪炫走去浴室清理后说着。

  「你忘记当年我们被上层的人玩弄时……吃过的春药可不少……至少分辨得出安眠药跟春药……」草娥不以为意地擦拭着小穴里的精液说着。

  「那你还……」智珉不能理解的问着。

  「被白干一场……换到一个未来可能当红的女星真诚的友谊……不算亏本吧……而且也不算白干至少我也有爽到……只是我没想到的事……我本以为她会叫那个Oppa……没想到她却是叫了海寅Oppa……少赚了一个靠山……」草娥微笑着
回答智珉。

  智珉不说话离开草娥房间,没多久草娥对外宣布退出Aoa,过几天又被拍到跟产业代表李石镇一起游日的照片,接着智珉、雪炫也相继的搬离宿舍。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