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bb录】【作者:苦竹】   另类小说 
字数:179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董卓之殇

  公元189年,董卓自西凉起兵,打着保护天子,讨伐不臣的口号,进驻关中,犹如虎入羊群,以极快的速度占领皇宫,挟持天子,一时之间,整个洛阳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朝中大臣人人自危。

  一些人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奋起反抗,不过全都以失败告终,落得个人头落地的后果。在杀了一干人后董卓更是嚣张猖狂,在城内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司徒王允对此也是束手无策,整日愁眉苦脸,闷闷不乐。

  今日,王允在堂中饮茶时忽然瞧见夫人正在园中浇花。她穿着一件西洋式的连衣裙,曼妙的身姿显露无遗,王允忽地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原来,这王允早年曾在东瀛求学,途中善心大发收养了一名义女,名叫貂蝉。不想后来此女出落的如同出水芙蓉,美艳不可方物。听说董卓此人最喜欢美艳少女,被他迷奸的少女多不胜数。如果此计成功,真是天佑我大汉啊。

  事情正向王允预测的那样,董卓对貂蝉非常喜爱,强行纳为妻妾,成天在府中与貂蝉欢爱,对其他事情都不再理睬。

  这天晚上,恰逢董卓过生日,朝中大臣纷纷前来祝贺。董卓高兴之下,喝了不少酒,待得回到房间之后,就直接倒床上不省人事了。

  董卓醒过来就发现了不对,他依旧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不过却给麻绳绑住了四肢,放到在床上。董卓吓得大声叫唤,却没人搭理。正当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门开了,随即一抹靓丽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貂蝉穿的极为性感,上身一件粉色露肩衣,下身一条碎花短裙,将丰腴柔美的身段展露无遗,浑圆如玉的修长美腿包裹在一段秀着杏花边的丝绸内,看上去像极了后世的透明丝袜,纤细的蛮足上套着一双小巧玲珑的白色平底绣花鞋。
  饶是董卓阅女无数,也不仅瞪大了眼,哈喇子都流了出来,呆呆的愣在那里「貂蝉,你。」貂蝉看着董卓的样子,也不禁为自己的姿色感到自豪。不过她的俏脸上可不会表现出来,一副冷漠的样子仿佛据人于千里之外。「董贼,你欺君网上,残害洛阳百姓,生灵涂炭,我今天特地前来取你狗命。」貂蝉冷冷的道。
  「哈哈哈哈!」董卓大笑出声:「就凭你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能杀我?我莫不是在听笑话吧。」

  貂蝉心里一阵愤怒,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一脸冷淡的娇声道:「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一会儿便知。」说着,貂蝉欺身而上,逼近董卓,突然一拳朝他胸膛处打来。董卓一只大手抓住了貂蝉的粉拳,并且不停的抚摸着,笑道:「这小手摸着真是舒服,看来我又有性福了,嘎嘎嘎嘎。」

  说着,就抓着貂蝉的玉手放在了自己的裤裆上。「啊!」貂蝉娇呼一声,只见她的手按着的地方,忽然间鼓了起来,将裤子撑成了一个小帐篷。「嘿嘿,美女,让我好好爽一下吧。」不要!「貂蝉猛地抽回手,同时一脚踢了过来。方才她的眼里都是那一个鼓起的小帐篷,这一脚就自然奔着眼里的目标而去。」哎呦「董卓叫了一声,往后便倒,摔在地上,貂蝉方才这一脚并没能完全命中裆部,大部分踢在了大腿内侧,所以并没有对董卓造成多大的伤害,反而让小帐篷鼓的更高了。

  貂蝉自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他,她冲过去扒开董卓的双腿,然后一脚踩了下去。「嗷!」这下董卓开始呼痛了,因为貂蝉的绣花鞋踏在了他小帐篷的根部,以及阴茎和蛋蛋的连接处。貂蝉看着董卓痛苦的模样,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她知道男人的那个地方恶心,不过女人的好奇还是想让她看看这里的庐山真面目。于是,她忍者恶心,扒下了董卓的裤子。

  饶是有所准备,貂蝉还是忍不住娇呼出声,只见一根红红的鸡鸡骄傲的挺立着,两颗浑圆的蛋松松垮垮的吊在鸡鸡根部后面。貂蝉只看了一眼就猛地闭上眼,同时一脚踢在了鸡鸡上,貂蝉慌乱之中用力很大,「啊!」董卓被踢得几乎跳起来,想要护住要害部位不想手臂被捆住,无法捂裆。貂蝉贝齿轻咬着朱唇,心道:「男人那里看着吓人没想到如此脆弱,你这董贼,竟敢欺负我,看我怎么对付你。」
  忽然又一个念头从心中想起:「我娘亲曾经说过,男人的那里是他的要害部位,但你若想真让他痛的放弃抵抗那就得攻击他的两个卵蛋。」想到这里貂蝉就对着董卓的下体一脚踢过去。不过这一脚却是她瞄准了踢,特意避开了勃起的鸡鸡,绣花鞋的鞋头正巧踢在了卵蛋之上,将两颗卵蛋踢得乱飞。

  「嗷嗷嗷嗷!!!」这下,董卓痛的冷汗直流,惨叫不止,勃起的鸡鸡也极剧收缩,不过,两颗卵蛋却红红的肿在囊中,显得特别明显。「看你还敢欺负我,今天我就废掉你为民除害。」

  貂蝉盯着董卓的红肿的下体轻声说道。随即,她抬起右脚,对准卵蛋的位置踩了下去,柔软的鞋底用力的踩着卵蛋,并且不断的碾踩,董卓惊恐的看着两颗伤痕累累的卵蛋被穿着绣花鞋的小脚蹂躏,踩扁,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貂蝉冷漠的看着脚下的董卓,高高曲起右脚,然后娇斥一声,猛的踩了下去,董卓惊恐的闭上了双眼,想着这回完了,蛋蛋肯定要碎了。「噗」的一声轻响,董卓在剧烈的疼痛中昏迷过去。

            第二章吕布的风流琐事

  却说貂蝉虽然恨董卓,但毕竟是女性,心地还是善良,那最后一脚并没有踩爆董卓的蛋蛋,只是让他下出血而已。从此以后,董卓虽然还能尽人事,但却再也不敢碰女人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貂蝉,在重伤了董卓之后,成为了功臣,有道是美女配英雄。在司徒王允的七十大寿上,王允做主将貂蝉许配给了吕布。此时的貂蝉年方二十,比起制裁董卓之时,更是增添了一份成熟和妩媚。整个人也更显得魅力四射。吕布大喜,没有人不喜欢漂亮老婆,更何况是吕布这种又有相貌,又有实力的人。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的貂蝉,吕布觉得自己期盼的幸福生活终于要来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同居不久,吕布吃惊的发现貂蝉对男性的生殖器非常了解。骄傲如吕布都往往被牵着鼻子走,这让他有些不爽。他又哪里知道早在貂蝉18岁的时候就亲眼看过并且玩过董卓的那里,之后又经常和王允府中的男丁讨论这方面的问题。对于男人的下体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有一天在云雨之后貂蝉对吕布说道:「别看你们男人强壮,但只要掌握了你们的弱点你们还不是轻易的就被我们女人收拾?」吕布当然不信,貂蝉笑道:「要不然,我们现在来打一场,看看到底是谁强谁若」,吕布欣然应允。

  二人刚刚云雨完毕,所以是赤裸着身子。吕布身高足有八尺,生的虎背熊腰,强壮有力,貂蝉虽然身材也很高挑,但在吕布面前却显得无比娇小,简直如同小孩子一般。见貂蝉一拳打来,吕布哈哈一笑就躲了过去,随即上前一步将貂蝉搂在怀中,嘿的一声推到了墙边,笑道:「娘子,就让夫君再好好疼爱你一回,让你欲仙欲死,好不?」

  一双大手也不老实的在貂蝉高耸的胸脯上揉捏不止,弄得貂蝉娇吟不止,连声求饶。「你不是不服吗?那我就让你看看男人和女人在力量上的差距。」说着,手上更加用力的狠狠揉捏着。貂蝉口中娇吟不止,忽然白嫩的美腿使劲往上一顶,坚硬的膝盖狠狠的撞进吕布两腿中间的那一团上。「啊!」

  吕布惨叫一声,放开貂蝉,捂着下体不停的跳着。:「讨厌,夫君你弄痛我了耶,所以娘子要惩罚你哦。」貂蝉笑嘻嘻的说道,随即,她一把拉开吕布捂裆的手,将吕布推在墙上,随即修长的美腿猛地出击,连续的顶在吕布的胯下,边踢还边说:「你不是想看看男人和女人力量上的差距吗?我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啪啪啊啊~「惨叫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不停的传来,仿佛修罗地狱一般。踢了大约有五分钟,貂蝉已经是浑身香汗了,再看吕布,此时哪里还有平时的风采,特别是他的下体上高高肿起,让人看了都不尽倒吸凉气。

  「哈,夫君的卵蛋果然坚硬,都这样了还没事,要是那董贼被我这样踢估计蛋早碎了。」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握住了吕布的两颗卵蛋。就当吕布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抓着卵蛋的小手猛然加力,狠狠捏了下去。「啊啊啊!!!」吕布痛的大声惨叫。这捏卵蛋可不得了,脚踢好歹还会让蛋蛋有个缓冲的空间,这手捏直接就将蛋蛋活动的空间封死,貂蝉只用了六分的力量就把吕布痛的哀声求饶不止。
  不过貂蝉可不相信吕布这种虎将会这么轻易的束手就擒,貂蝉笑了笑放开了捏蛋的小手,不过没等吕布缓过神来就猛地抬起蛮足,一脚踢在红肿的蛋蛋上。吕布直接被貂蝉一脚踢倒在地,神情痛苦不堪,不过胯下的男根却不解风情的再度雄起。「都这样了还想着坏事。」貂蝉娇斥一声,照着吕布的勃起的下体一脚踩了下去,白嫩的小脚用力的将鸡鸡踩弯,踩在地上。

  用力的碾踩,不过鸡鸡好像没有软下去的迹象,貂蝉突然笑道:「夫君,憋得辛苦吧,让娘子帮你射出来吧。」于是,貂蝉用左脚踩住了鸡鸡根部,右脚轻轻的踩弄两个卵蛋,一会儿,貂蝉右脚在卵蛋上用力的踢了一脚,同时松开左脚,一股浓稠的液体瞬间从阴茎口射出,射了两米多远,吕布在一阵强烈的快感当中闭上了眼。至此吕布和貂蝉的暧昧故事就告一段落了。

              第三章双姬蹴王

  董卓死后,朝野之中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短暂平静,不过内忧虽除,外患犹存,尤其是在代郡活跃的左贤王,勾结北方乌丸,兴风作浪,煞是猖獗,朝中先后派遣太尉杨彪和大将军袁绍前往征讨,不利。汉帝大惊,忙召集百官商量对策,蔡邑道:「我有两个女儿,都长的美貌如花,而且才思敏捷,可堪一用。听说左贤王是一个好色之徒,对美女必然没有防备,我愿意将我的两个女儿前往代郡,除掉左贤王。」汉帝点头同意。

  蔡邑的两个女儿叫做蔡文姬和蔡贞姬,文姬17岁,贞姬刚刚16,二女虽小,但却以绝美的样貌和惊艳的才学闻名,被唤作才女。左贤王看着眼前两个娇嫩的姐妹花,露出了淫荡的笑。当晚,他大摆宴席,席间更是对二女调戏轻薄不已,二女平时可以说是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种屈辱,于是她们决定,要给左贤王一个深刻的教训。

  是夜,左贤王喝的伶仃大醉,等到半夜,忽然听见脚步声响起,昏暗的灯光下,两名绝美的少女盈盈而来,正是蔡氏姐妹,文姬一袭素衣裙,脚上一双白色布鞋,贞姬则是一身紧身小衣,一条粉色短裙,脚上一双红色绒靴。二女一个美丽大方一个性感娇艳,左贤王心下欢喜,忽的站起身来,就嘿嘿笑着朝二女扑去。「啊」二女一声惊呼。原来,这左贤王喜欢裸睡,此时正是光着全身。

  「呀!变态!色狼。」二女一阵躲,可房间就这么大,很快就被左贤王逼在墙角,他目露贪婪的目光,大吼一声就朝二女扑来。「啊!」贞姬吓得闭上了美眸,文姬则条件反射的抬起修长的美腿,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文姬慌乱中的一脚踢在了左贤王两腿之间那根耸立的棍子之上。「啊!」左贤王痛的一声惨叫,抱着卵蛋跳脚。文姬也是也是脸上一阵发烧,她虽未经人事,但博学多才,如何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不过那里软软的踢上去还挺舒服的,不过怎么那么热。
  「嗷!」左贤王感到下体又是一阵剧痛袭来,躺倒在地。原来是贞姬不甘寂寞,趁乱闪到左贤王的后面,她也看到了姐姐踢裆的全过程,没想到男人的那里那么怕痛,还以为书上都乱说的呢,不过看姐姐脸红的样子贞姬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一股莫名的好奇和兴奋升起,好像踢一脚感受一下啊。贞姬看准了左贤王下体两颗肥硕的卵蛋就是一脚,靴子那坚硬的鞋头撞进了两个卵蛋之间。「嗷嗷嗷啊!!!」左贤王躺在地上不停地叫,头上冷汗不停冒出,贞姬这一脚的力道可比文姬的大多了,又是脚尖命中卵蛋。左贤王只觉得卵蛋几乎要爆炸了,这疼痛简直要了他的命。

  文姬此时也从开始的羞涩中恢复过来,想起二女来此的任务,忽然对贞姬道:「妹妹,就这样踢,废掉他。」同时她追上来,又是一脚直击左贤王的裆部要害。「嗷!!」左贤王用手捂着下体,所以这一脚只是踢在了手上。不过文姬这一脚力道很猛,巨大的脚力透过手指传到蛋蛋上,还是痛的左贤王惨叫不止。

  不过贞姬更加彪悍,觉得脚踢不过瘾,直接用手握住了左贤王下体巨大的男根。不停地捏着。「哦哦~」左贤王呻吟不止,巨大的男根也一阵抖动,突然男根一阵收缩,一股浓稠的液体喷射而出,射得到处都是。「妹妹,抓男人的鸡鸡没用,要抓住他后面的蛋蛋才行。」文姬说着,一手一个握住了下体两个通红的卵蛋,恨恨的道:「你这个淫魔,也不知道坏了多少女人的性命,今天就让我为姐妹们报仇。」

  文姬轻声说着,同时手上使劲,狠狠的捏着左贤王左边的蛋蛋。「啊啊啊啊!不要!」左贤王的惨叫无法阻止蔡文姬娇嫩的玉手,文姬厌恶的看了左贤王一眼,将握着卵蛋的小手用尽全力的捏了下去。扑哧一声轻响,一个蛋蛋被捏爆在卵袋之中。左贤王在剧痛之中昏迷了过去。

  蔡文姬虽然捏碎了左贤王的蛋蛋,却不敢掉以轻心,看着贞姬在旁边一脸好奇,笑道:「小妹,这个蛋蛋就交给你来解决。」贞姬从文姬的手中接过蛋蛋。「呀!好大,我一只手还抓不过来。」贞姬让手中饱满的蛋蛋在柔嫩的小手中划来划去。「别玩了,赶紧解决掉,再不走就要来人了。」

  文姬忍不住提醒道,「知道啦,姐姐」贞姬扁了扁嘴,对着昏迷中的左贤王娇声说道:「不好意思哦,猛男,我要捏爆你的蛋蛋了。」说着,小手猛然用力,对着饱满的卵蛋狠命一捏,扑哧一声脆响,卵蛋在小手中爆开,昏迷中的左贤王身体一阵抽搐,随即就不动了,原本雄起的男根也软了下去,流出了血来。蔡文姬忍者恶心,小手在囊袋中一阵揉捏,确定两个卵蛋都变成了几块碎肉,终于放下心来,又在糜烂的下体上踩了几脚,拉着贞姬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第四章袁之乱

  左贤王被蔡氏姐妹废了后,自觉羞愧难当,于是告老还乡,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可便宜了在河北驻扎的袁绍,他从幽州进兵,一举收服了左贤王的兵马,并用了一年时间统一了整个河北,成为群雄逐鹿中最强大的一路诸侯。

  不过袁绍虽强,也并不是不可打败。公元200年,许昌曹操以少胜多,大败袁绍于官渡,袁绍经此一败,性情大变,经常痛斥百官,斩了许多在袁绍帐下效力的文武,最为著名的当属田丰和沮受,其中也包括了冀州名士甄逸,一时之间,整个河北人心惶惶,众人大多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一天,袁绍在府中休息,忽然走近了一名少女,看见其人,袁绍原本侧卧的身体瞬间站了起来。只见这名少女长得婷婷玉立,容貌更是倾国倾城。少女对着袁绍盈盈一拜:「袁将军,妾身名叫甄宓,今日便是妾身服侍您就寝。」好好好。「袁绍大笑三声随即招呼少女过去。少女曼妙的身姿让袁绍如同沐浴春风,舒畅无比,正当袁绍享受在少女的柔媚和清新之中时,猛然察觉到少女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戾色。袁绍心中暗叫不好,不过已经迟了,少女迅速起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袁绍的下体。

  「嗷!」袁绍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虽说少女没有穿鞋,娇小的玉足上只套着一双白袜,但少女脚上的力气着实不小,而且袁绍下体的男根勃起的正高,两颗浑圆的卵蛋就吊在囊间,少女柔嫩的脚背至下而上狠狠命中成熟的卵蛋,将两个蛋蛋踢得乱飞。难怪袁绍会痛的生不如死了:「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袭击我。」袁绍有气无力的道。「狗贼,你残害河北百姓,杀害我爹甄逸,真是狼心狗肺,今日我特来为我爹爹报仇雪恨。」

  甄宓咬着牙道。说着,她抓住袁绍在地上乱踢的双腿分开,露出磅礴的下体,厌恶的看了一眼。然后高高曲起右腿,纤细的脚对准了袁绍的下体。「死吧!狗贼!」猛的一脚跺了下来,袁绍大惊失色的闭上了眼睛。

  一阵剧烈的疼痛使袁绍醒了过来。放眼望去,这不是在自己的寝宫中吗?不过袁绍可高兴不起来,下体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还没有脱离危险。

  此时的他浑身赤裸,袁绍赶紧看向自己的下体,原本高高勃起的男根缩的跟蚯蚓似的,龟头上还残留着斑斑精液。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通红的囊袋中两个卵蛋高高肿起,足有平时两倍大小,左边的卵蛋上还有一处小小的凹陷,吓得袁绍赶紧摸了摸两个蛋,还好,没有碎,袁绍庆幸的道。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甄宓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性感的露脐装,下身一条短的不像话的裤子,将浑圆修长的大腿显露出来,脚上穿着一双金色带跟的船鞋,有点像后世露脚背的高跟鞋,光滑如玉的脚背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晶莹剔透,不知为何,看到这鞋子袁绍下意识的捂住了裆部。

  甄宓迈着诱惑的脚步缓缓朝袁绍走去:「怎么样?我漂亮吗?」袁绍刚欲开口,就见男根又不听话的勃了起来。「你还真是犯贱啊。」甄宓娇声说道,随即一脚踢了过来,尖尖的鞋尖狠狠刺进勃起的下体。

  「嗷!不要!别打了!」袁绍痛的求饶。「不打了?不行哦,爹爹的仇还没报哦。」话音未落,甄宓一鼓作气的朝着袁绍肿大的下体猛踢,坚硬的穿着带着巨大的力量一次次的击中下体,发出一声声碰碰的巨响,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屋子中,可是甄宓之前已经遣退了众人,所以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猛踢持续了五分钟,甄宓也踢累了,娇喘着停下了。再看袁绍的下体,男根已经被踢得不成模样,软软的缩在腿间,两个卵蛋又肿大了一分,上面还有死死血痕,可见方才的踢裆之猛。甄宓看着袁绍道:「袁公,你好厉害哦,以前可没有人不在我这鞋子下不晕的,没想到你挺过来了。下面我们来玩过游戏吧,你只要再在我这鞋子下撑过三脚我就放过你怎么样?妾身是不是很善良呢?」

  说着就绷起脚踢了过来,露在空气中的光滑脚背踢在蛋蛋上。「嗷」袁绍一声惨呼,男根竟然再次雄起,随即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射了出来。「哼,还有射精的能力吗?就让我把你生孩子的东西全部挤出来吧。」甄宓说着抬起脚,坚硬的鞋底踩住了两个卵蛋,同时不断的碾踩揉搓,很快,龟头处又挤出了一股股的精液,在射出第三股之后,终于不再射出。

  「哼,终于没了吗?那就送你上路吧。」甄宓轻轻的说道,同时,她高高抬起右脚,对准袁绍的下体,「去死吧!狗贼!」甄宓娇斥一声,猛地一脚跺了下去,啪的一声,袁绍的一个蛋蛋爆在了坚硬的鞋跟之下。袁绍在甄宓的最后一脚下惨遭爆蛋,在剧痛和屈辱中昏了过去。「唉,还是逃走了一个。」

  甄宓看着塌陷的下体,有些可惜的道:「不过,我只说用鞋子踢三脚哦,哈哈。」甄宓笑着脱下鞋,将白嫩的玉足踩在袁绍的下体上:「原来袁公你的卵蛋这么饱满啊,难怪这么硬,不过,它还是逃不过我的掌握哦。」甄宓说着将脚踩在饱满的蛋蛋上,猛地用力往下一踩。扑哧一声脆响,另一个卵蛋也爆在了甄宓光滑的脚底。甄宓对着袁绍吐了一口唾沫就离开了。

             第五章献帝的悲哀

  话说袁绍死了之后,整个北方都被曹操统一,曹操此时权倾朝野,很多人都对此愤怒不已,不敢当着曹操的面发作但联名上书。献帝这几天忙着批阅奏折,好几天都没合眼。这天,伏皇后找到献帝,献帝看着她还带着一名七八岁大,长得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一下子清醒了,忙问:「这是谁?长得好可爱啊。」「此曹操女儿曹宪,今天他爹爹不在,特地让我带她到宫里来玩。」伏皇后道。
  「又是曹操。」献帝一皱眉头,心下不喜。伏皇后见献帝不开心,就走上前去安慰,不过她的一只玉手却放在了献帝的裆部,没想到这一切,都被曹宪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问道:「姐姐,为什么你要摸他那里啊,我经常见娘摸爹的那里,为什么啊。」伏皇后道:「那里是男人的鸡鸡,只要你摸一摸就会兴奋起来的。」「是吗?感觉好好玩唉,能让我摸摸吗?」伏皇后脸一红,看献帝并没有反对,就抓着曹宪的小手放在了献帝的裤裆上「人家想脱下裤子摸。」「好的。」献帝答应了一声就脱下了裤子。

  「啊!」二女同时娇呼一声,只见一根巨大的男根迅速弹出来,勃起如同雄狮一般。后面则是一个黝黑的袋状物,两个蛋蛋若隐若现。曹宪双眼放光的看着献帝的下体,忽然两手握住黝黑的阴囊,将两个硕大的蛋蛋握住「哥哥,这两个东西是什么啊,肉嘟嘟的真好玩。」献帝也被逗弄得一阵气喘,心道:「你这小丫头太不知羞,这地方也是能乱摸的吗?」不过脸上不会表现出来,说道:「这叫睾丸,可是哥哥的宝贝。」「我能捏捏吗?」献帝大惊,刚想阻止,再一想,不过是个小丫头,手上能有多大劲,于是就点头同意了。

  曹宪笑嘻嘻的捏紧了小手,慢慢加力。「嗷!」献帝痛的惨叫出声,这小家伙劲不大却捏的紧紧的。不过曹宪对此却置若罔闻,继续用力揉捏着睾丸。「啊!」献帝被捏的跳脚,捂着裆部大声叫唤。曹宪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献帝的身后,娇喝一声一脚踢来,正好命中献帝下垂的阴囊。娇嫩的小蛮足深深嵌了进去「啊啊啊!」献帝这回是真的受不了了,他没有料到这小丫头会这么狠,完全不计后果,万一踢坏了怎么办啊。

  献帝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翻滚。「哥哥,这么痛啊,那我接下来踩轻点。」献帝几乎想晕过去,还踩,要不要这么狠啊,这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啊。

  曹宪的小脚轻轻的踩住了献帝的下体,脑海中却回想起了娘虐爹爹的一幕。爹爹当时可是射了很多牛奶,娘是先踩住鸡鸡,然后踢蛋蛋……曹宪一边回忆着一边在献帝的下体上实践起来。柔软的小脚不停的在献帝的鸡鸡和蛋蛋上踩弄,直弄得献帝欲罢不能,很快就射了出来。「耶!射牛奶了!」曹宪开心的笑着。最后还是伏皇后看不过去,带走了曹宪,临走时,还瞪了献帝一眼,直把献帝瞪的发毛,看来,晚上又不好过了。

  晚上,伏皇后与献帝脱光了上床,伏皇后一把抓住了献帝的睾丸就是一阵揉捏,献帝今天刚被曹宪虐蛋下体还隐隐作痛呢又被这么一捏如何受得了?当下就惨叫出声。伏皇后没有理会,站在床上对准献帝的卵蛋就是一阵踢,痛的献帝哀声求饶不止。伏皇后用脚踩在献帝的蛋蛋上,学着曹宪的口吻:「陛下,妾身想看牛奶唉。」献帝听了简直欲哭无泪,我这是招惹谁了我。最终伏皇后还是放过了献帝,并让他在自己的嫩足上射了出来……

              第六章二乔虐蛋

  曹操灭掉袁绍,统一了北方,顿时声望大增,同样割据一方的江东小霸王孙策自然也不甘寂寞,也大举挥师南下,与严白虎大战于会稽,战争连续打了一个多月,双方互有胜负。战斗一直没有进展使得孙策也有些发愁,成天闷闷不乐。「夫君,看你整天愁眉苦脸的,这个严白虎有这么难对付吗?明天就让我去把他打成猪头好不好啊。」别看孙策有万夫不当之用,却是出了名的惧内,只得提醒了几声就同意了。

  当天晚上,大乔小乔姐妹二人结伴偷偷潜入严白虎的营帐之中,沿途守卫只道是老大从哪里抓到的使唤丫头,所以也不过问,二人就得以轻而易举的来到严白虎的中军大帐中。

  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严白虎睡得正香,呼噜声如雷。二女偷偷掀开严白虎的被子,只见一名精壮的男人浑身赤裸着躺着,双腿大分。不过二女的目光瞟到了两腿之间一根粗壮的立马脸红的娇呼起来。严白虎在睡梦中被冻醒,打了个喷嚏就要爬起来。

  大乔见事不妙,连忙摁住严白虎的脑袋,并喊着小乔过来帮忙。

  严白虎醒来时就看到了两名绝美的少女,先是一惊,随即惊叫道:「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说完猛然发力,站起来将大乔推开,然后一脸狰狞的逼向大乔。忽然看到大乔生的貌美如花,娇滴滴的霎是可爱。脑海上色心一起,嘿嘿笑着走向大乔:「美女,既然你深夜来到我房间不是想陪我上床吧。」

  大乔看着眼前赤裸的精壮男人,忽然娇呼一声往后便跑。严白虎正要追去,忽然大乔一脚踹来,正中严白虎的勃起之处。由于怕潜入的时候出声,因此在进房之前二女都把鞋脱了,柔软的嫩足踢在鸡鸡的中央部位。「嗷~」严白虎低吼一声,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反而使得严白虎更加性奋,鸡鸡也勃起了几分。
  「来吧,美女,让我们好好享受一回天伦之乐吧。」而此时的小乔不知不觉的绕到了严白虎的身后,她听人说过,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就是鸡鸡后面的两颗蛋蛋,只要轻轻一碰都能让男人受不了。看着姐姐遇到危险,小乔也顾不得羞耻,纤纤玉手瞄准两个硕大的卵蛋就掏了过去。入手的感觉极为滑嫩,而且两颗卵蛋太过肥大,小乔的一只手无法完全握住。小乔在慌乱中用力一挤,一个卵蛋就滑开了,另一颗蛋蛋就牢牢的握在玉手之中,小乔对着这个卵蛋猛力一捏「嗷嗷嗷啊!」

  剧痛使严白虎弯下了腰,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偷袭他的卵蛋。他大声惨叫着,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卵蛋。大乔看着大手遮盖下的浑圆卵蛋,猛地抬起玉腿,狠狠朝着严白虎的下体踢过去,纤白的脚丫灵活的避开了严白虎护裆的大手击中了浑圆的卵蛋。

  「啊啊啊啊!!」严白虎直接被踢倒在地,不停的翻滚着,大乔乘胜追击,一脚踩中巨大的男根,然后用力将男根从中间踩弯,折在地上。看严白虎还不老实,就用脚跟踩住鸡鸡,柔软的脚掌慢慢的移到了卵蛋上。「你给我安静一点。」大乔说着,放在蛋上的纤白脚趾用力一捻,严白虎惨叫一声就乖乖不动了。
  「姐姐,我也要玩。」小乔也学着大乔的样子将白嫩的玉足踩住鸡鸡。小乔的脚丫比大乔的略大一些,但更加柔软嫩滑,如此玉足踩在鸡鸡上让严白虎瞬间就有了反应。不过很快,这反应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因为小乔一只脚踩着鸡鸡,另一只脚开始踢起了蛋蛋来,一开始只是轻轻的踢,到后来越来越用力,踢着蛋蛋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啊啊啊!」严白虎随着小乔踢蛋蛋的节奏不停的扭动着,嘴里惨叫连连。在连续踢了30多脚之后,小乔松开了踩着鸡鸡的脚。严白虎一下子射了出来。喷的一地都是。

  「啊!射了耶。」小乔大叫一声。就在鸡鸡萎缩的时候,忽然猛地一脚踢在了蛋蛋上,这次用的力道比之前踢的大很多,而且小乔还十分邪恶的勾了脚,纤白的脚尖带着巨大的力道狠狠挤压着卵蛋,将一个卵蛋狠狠的踢进胯骨,踢扁在阴囊之中。随着扑哧一声闷响小乔感到脚上的卵蛋一下子爆开,四分五裂的在囊袋之中,严白虎的一个蛋蛋就这样报销了。

  严白虎浑身开始抽搐起来,这是所有男人蛋蛋爆掉特有的反应。小乔踢爆了严白虎的蛋蛋,就功成收脚了。但大乔的一只白嫩脚丫此时又踩了进来,踩住了另一个红肿的卵蛋。

  「那么,就送你上路吧,省得夫君一直烦恼。」大乔一边碾踩着红肿的卵蛋一边轻声说道。然后小脚慢慢加力,缓缓的将卵蛋踩扁,一会儿,大乔感到脚底肥大的卵蛋突然间好像扎破的气球一般瘪了进去,发出噗的一声闷响,严白虎仅存的一个蛋蛋也被踩爆,大乔的柔嫩小脚在平坦的卵袋中一阵乱踩,将蛋蛋的碎块完全踩烂,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和小乔一同悄悄离开。

            第七章小乔的陈年旧事

  却说大乔和小乔干掉了严白虎,回到营中,直到第二天才传出严白虎意外死亡的消息,孙策听完大喜,立即出兵,大败无主之师,凯旋而归。孙策虽然没有说,但心里面对大乔却是更加畏惧,开玩笑,连严白虎都能不明不白弄死,万一哪天不爽了一不小心把我干掉就真的完蛋大吉了。这边孙策敬畏大乔不已,那边周瑜却依旧把小乔当掌上明珠。这天,小乔躺在周瑜旁边,脑海中却想起了几年前的一幕。

  小乔和周瑜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也在同一间私塾念书,而当时除了小乔和周瑜外,还有一个人叫做蒋干。这蒋干长得五短身材,且长相有些猥琐,一看就不像光明磊落之人。

  再跟英俊潇洒的周瑜一比就尽落下乘,偏偏此人还偏爱调戏女子,而小乔此时年方十五,但已经发育的前凸后翘,再加上绝美的面容,把蒋干弄得心痒难耐,终于有一天,周瑜生病没来,蒋干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欲火扑向小乔,一把抱住柔软的娇躯开始上下其手。

  小乔娇呼一声开始猛力挣扎,但由于她力气小,无法挣脱,反而更加增添了蒋干的胆量,他直接将小乔翻转过身,变成面对面,然后一脸淫荡的将一双咸猪手放在了胸前的一对饱满之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乔柔嫩的美腿猛然上抬,雪白的膝盖狠狠顶在了蒋干的两腿之间。

  小乔只觉得自己的膝盖撞在了一个柔软的蛋状物上面,然后深深的镶嵌进入。蒋干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丰富,额头上冷汗直冒,小乔柔嫩的美腿又用力的在跨间碾压一番,直痛的蒋干惨叫,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蒋干直接躺倒在地。小乔将右脚踩在了蒋干的裆部,慢慢用力。

  蒋干的惨叫声又大了起来,小乔的小脚在裆部不停的碾踩,一直踩了两三分钟才松开脚,脸红的跑开了,剩下蒋干一个人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滚。

  想到这里,小乔再也没有了睡意,爬起来开灯,然后扒开周瑜的裤裆,盯着里面成熟的生殖器,:「其实,有件事情我很早就想对你做了。」说着,一脚踢在周瑜裆部,晶莹柔软的脚背狠狠击中硕大的卵蛋。「嗷!」睡梦中的周瑜疼醒过来,却看见一只白嫩玉足放在了裆部。「娘子,你这是…」

  「夫君,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好吗?」「别开玩笑啦,现在都几点了,我看你还是赶紧睡觉…嗷!我的蛋!」放在卵蛋上的小脚毫无征兆的一个碾踩,痛的周瑜惨叫不止。「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乔笑道:「那我说一下游戏规则,如果你能在我脚上坚持一刻钟不射就是你赢,作为奖励我会让你舒爽的射出来,要是你没有坚持到就射了的话那就是我赢了,你要接受惩罚,被我踢蛋蛋,怎么样?不错吧。」周瑜立马摇头,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在你脚上坚持那么久,平时不到五分钟就射了。但看到裆部的小脚还是屈辱的忍了下来。

  「游戏正式开始。」小乔说完就一脚踩向周瑜的裆部,她先是用左脚踩住阴茎根部,然后右脚开始轻轻的踢着蛋蛋,很快就有了反应,随着小乔踢蛋蛋的脚越来越使劲,阴茎里集中的精液也越来越多。三分钟后,小乔松开左脚,同时右脚狠狠的踢在卵蛋上的。

  「嗷呜!」周瑜一声惨叫,要看马上就要射,可是后劲有些不足,被周瑜又给憋了回去「夫君,不错嘛,这都能忍住,看来得用姐姐教的绝招了。」小乔说着,只见她伸出纤细的右脚,同时岔开大脚趾,夹住了鸡鸡根部,并快速揉搓着很快,一阵阵快感传来,周瑜舒服的呻吟不止。小乔一边揉搓着鸡鸡,一边将脚后跟放在卵蛋上面,稍稍用力一踩,顿时,周瑜低吼一声,猛地将憋了许久的元阳射了出来。

  「嘿嘿,才八分钟哦,你输了,接受惩罚吧。」小乔娇笑道。随即,她走到里间,穿上一双带跟的水晶鞋。周瑜来了吓一跳,穿这双鞋踢还不得踢爆蛋蛋啊。小乔一脚踢在周瑜的胯下。坚硬的鞋子狠狠踢进卵蛋之间,着实把踢得威力放大了好多。

  「嗷!」周瑜痛的惨叫不已。但接踵而至的是小乔一脚接着一脚的狠踢,踢了不到十脚,周瑜就已经软软的倒在床上,没有任何力气了。「这么快就不行了?真没意思,人家还有好几招没用呢,算了,最后再送你一脚吧。」

  小乔轻声说着,只见她坐在床上,修长的美腿抬起,举过头顶,穿着水晶鞋的小脚瞄准了周瑜红肿的裆部「嘿!」小乔娇喝一声,猛地一脚踏了下来,坚硬的鞋跟狠狠的砸在卵蛋上,浑圆的卵蛋被小乔的小脚踩的变形,剧烈的疼痛席卷着周瑜的脑袋,后来小乔还是用脚让周瑜舒爽的射了出来。今后每天小乔都会和周瑜在床上玩闹一番。周瑜的幸福生活从此开始了。

            第八章淫糜的爆蛋擂台

  故事依旧发生在江东,没办法,谁叫江东出美女呢。却说孙策死后,孙权继位,孙权这一上位可比他父亲和兄长轻松多了,江东的土地几乎都在囊中,周围也没有人虎视眈眈。

  可孙权也知道自己手下的兵将并没有多大的战斗力,又没人可以打。于是他就在建业城中设一比武擂台,让手下将领都上去切磋,展示一番。不过这一天,擂台上面却出现了两名女性。这两名女子在场众人都认识,一个是孙权的妹妹孙尚香,另一个则是江东名士步鹭之妹步练师。

  她们能在这里也是孙权默许的。再加上身份上众人不敢得罪,也就同意了。孙尚香从小习武,拳脚功夫还是有一些的,二女靠着美貌和不弱的功夫,还真赢了几场。步练师一席紫色衣群,脚上一双深色的绣花鞋,贵族特有的高贵气质展露无遗。

  孙尚香则是一身粉色的紧身装,下体一条蓝色短裙,将修长的美腿显露出来,足蹬一双挂着铃铛的小巧牛皮靴,柔顺的长发扎成马尾状,看上去英姿霎爽又不失俏皮可爱,果然不愧是江东有数的美女,这姿色就是比二乔都不惶多让。让江东的文武百官都看直了眼。今天和二女对打的是大将潘璋,身材不高但非常精实。看到二女后潘璋的眼睛顿时瞪的跟铜铃一样,再也移不开了。

  看着潘璋猥亵的眼光二女同时轻斥一声。特别是孙尚香本就是个火爆脾气,大骂着和潘璋打起来。虽然孙尚香会些招式但潘璋毕竟是大将,上过战场的,孙尚香的花拳绣腿哪里会是对手。很快就被潘璋逼到了擂台的角落。「怎么,你不是很厉害吗?再来呀。」

  潘璋如饥饿的大灰狼看着小羊羔一般的看着孙尚香,哈哈大笑道。「不要怕,我来啦!」正在这时,潘璋身后传来一声娇喝,随即下体一痛,一只小巧的绣花鞋镶嵌在两腿之间,骄傲的耸立在裆部。「啊!」潘璋大吼一声跪在了地上。「快,打他裆部!」步练师对孙尚香道。孙尚香的美眸一下子亮了起来。

  只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修长的大腿,脚上的皮靴带着强劲的力量狠狠的踢在了潘璋的裆部。「嗷嗷嗷!」潘璋觉得自己的下体都要碎了,剧烈的疼痛简直难以忍受。他连忙用手捂住裆部想要减轻痛楚。不过这样一来,后面就洞门大开了。而恰巧这时步练师又是一脚踢了过来。

  「嗷嗷!」这次是绣花鞋的鞋尖直接命中卵蛋,刺骨的疼痛让潘璋又是一阵抽搐。就这样,二女前后夹攻,轮流的踢向潘璋的裆部,裤子都被二女的强力猛踢下裂了开来,露出红肿的鸡鸡和卵蛋,浓稠的液体也射得到处都是。潘璋浑身无力的躺倒在地,说不出话来。步练师一把抓住红肿的蛋蛋,纤纤玉手开始狠狠的揉捏起来。潘璋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丰富起来。孙尚香看着步练师小手中慢慢涨大的鸡鸡,觉得非常好玩,就想加入进来。

  她试着用穿着皮靴的小脚踩住红肿的卵蛋,随着小脚开始向下施加压力,潘璋的脸上开始变得痛苦起来。孙尚香感到脚底的卵蛋软软滑滑的,用力一踩,两个卵蛋就十分调皮的滑开,脱离了脚底的掌控。

  孙尚香气呼呼的从潘璋两腿之间出来,看好距离,忽然娇喝一声,飞起一脚就朝卵蛋的位置踢过来,力量很大,皮靴的整个鞋头都隐没于卵蛋之见。潘璋被这一脚踢的飞了出去。连鸡鸡里残留的精液也踢了出来,射了好远。孙尚香招呼旁边的步练师轮流踢向伤痕累累的裆部,越踢越大力,踢了有20多脚,潘璋疼的昏了过去。

  孙尚香和步练师没有因为对手的昏迷而停止,一人一个的掏住两个伤痕累累的卵蛋,握在玉手里不停的揉捏着。很快昏迷中的潘璋又有了反应,红肿的鸡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勃起。吓得二女连忙放下手。

  「真恶心。」孙尚香说了一句又是一脚踩了下去,慌乱之中没控制好力度皮靴小脚直接将一个卵蛋踩爆了。接着,步练师也不甘落后的踩住了另一颗蛋蛋,不停的用力踩。步练师脚上的力道比孙尚香小,穿的又是柔软的绣花鞋。全力往下踩都无法将蛋蛋踩碎,只是踩的微微扁下去一点。「真硬的蛋蛋,我踩不碎它。」
  步练师遗憾的说道。「你先把它踢软再踩试试。」孙尚香提醒道。步练师点了点头,伦起美脚就往蛋蛋上踢去,踢了十几脚看着蛋蛋慢慢的扁了下去,觉得差不多了就又将小脚踩住蛋蛋,深吸了口气就猛力下踩,红肿的卵蛋很快被踩的扭曲变形,噗哧一声,爆在了绣花鞋的美脚之下。昏迷中的潘璋在承受了最后的爆蛋一脚后彻底的不省人事了。

            第九章马云鹭的翻身仗

  西凉马超,勇猛无敌,论武艺在整个三国中都少见敌手。不过他性格急躁,不懂忍耐,在一些时候对自己的亲人都不假颜色。父亲马腾,哥哥马休马铁被杀很大程度上是马超救援不及时所致。而且他对他的弟弟妹妹都非常严格,甚至不惜大骂出口,性子比较乖的马岱都在他的淫威之下言听计从。而妹妹马云鹭早就对此不爽,可惜每次反抗都被马超以强劲的武力震压回去。

  这天,马云鹭又因为一些小事惹得马超发火。大骂了一通,不过这次她显然是不服气,对着马超吼道:「整天骂来骂去有什么用,有种来单挑。」马超一听乐了,就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也敢犯我虎威,看我怎么教训你。

  于是同意了,二人决定明天一决胜负。当天晚上,马云鹭偷偷跑到马超妻子的房间,询问如何对付马超,马超的妻子也看不惯丈夫平时作威作福,给他个教训也好,于是,和马云鹭窃窃私语起来。

  第二天,马超和马云鹭来到演武场上正对而立,马云鹭穿着一身黑色小衣,一条黑色短皮裙,脚上套着一双小巧的高帮布鞋。长得面容姣好,婷婷玉立,十六岁少女特有的芬芳散发出来,仿佛阳光都为此增添了一分亮丽。

  马超见了不仅啧啧称奇。马超朝马云鹭勾了勾手指,马云鹭愤怒,娇喝一声就冲了过来,玉拳捏起,击打在马超的腹部。马超一个挺腹就将马云鹭的娇躯弹了出去。马超一双大手迅速抓住了马云鹭的双肩:「怎么样,服不服?」说着,腾出一只手就向马云鹭胸前的饱满抓去。马云鹭的美眸中忽然闪过一丝狠厉,黑色的皮裙下,修长的大腿猛然抬起,狠狠的撞在马超的裆部。

  马超只觉得一个柔软又坚硬的东西由下而上砸在了自己的蛋蛋上,随后深深的陷了进去。剧烈的疼痛使马超的嘴张成了o字型,瞬间放开了马云鹭转而捂住裆部,揉了好几下还是觉得下体跟火烧一样,索性一咬牙,脱下了裤子,让整个下体都暴露在空气中。「呀!」马云鹭也对马超的举动吓了一跳,忙捂着双眼不敢看,不过好奇心的驱使还是让她忍不住瞟了一眼。天啊,他的那东西怎么怎么这么大,还涨的发红,真是好吓人。马云鹭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马超好不容易才揉完了蛋蛋,抬头猛然看见一只秀气的布鞋。刚刚恢复一点生机的蛋蛋再一次被击中,剧烈的疼痛使得马超忍不住嗷嗷大叫起来,不等马超捂住蛋蛋,马云鹭转身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小巧的玉足带着香风忽地一声猛地砸在了蛋蛋上。这一招是马云鹭的绝招,苦练了一年多,她这一脚能够轻易的踢断木桩,可见威力之大。而且马云鹭的这一脚还使了坏。在命中目标的瞬间压了脚尖。

  坚硬的鞋尖狠狠刺入了马超的蛋蛋。「啊啊啊啊!」马超被踢飞出了两米多远,狠狠的摔在地上。这狠辣的一脚几乎踢爆了他的卵蛋。马云鹭看着在地上不停打滚的马超,嘴角翘起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哥哥,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连一脚都受不了呢?还是嫂子厉害,这么了解你的弱点。」

  听着马云鹭嘲讽的话语,马超一阵气苦:「这是男人共有的弱点好吧。」不过他可没有力气说出来。马云鹭忽然对肿的跟馒头似的下体伸出了纤纤玉手,一下子抓了上去,「啊啊啊啊!」随着白嫩的小手在卵蛋上不停地抓捏,马超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突然,一颗红红的蛋蛋挣脱了马云鹭玉手的蹂躏,弹了出来,马云鹭心中突然升起一个恶趣味来。

  只见她抬起美腿,一脚踩在了蛋蛋上,然后不断的扭动着娇躯,对着卵蛋一下下的碾踩起来,频率非常快。很快马超就在马云鹭的脚上射了出来。射到了马云鹭的鞋子上面。「你…你竟敢弄脏我的鞋子。」

  马云鹭愤怒的道,同时猛力摆动修长的大腿,左右两脚不停的猛踢在马超的蛋蛋上,剧痛瞬间就充斥着马超的脑海,身体也随着踢蛋的节奏上下摇摆。连续的踢了十几脚,看着脚下痛苦不堪的马超,马云鹭哼的一声就跑了。

  第十章三「足」鼎力

  随着三国时期乱世纷争的愈演愈烈,虐裆之风也越来越盛行,许多诸侯也意识到了踢裆的威胁性,这简直就是神迹,使用这招手无缚鸡之力之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打败有万夫不挡之勇的猛将。而且经过长期的实践,人们发现女性对踢裆有着很高的天赋。于是一些有势力的诸侯如曹操和孙权都开始组建一只由女性组成,专门潜入敌方,通过踢裆偷袭和刺杀敌人的队伍。终于有一天,天下几乎被曹操,刘备和孙权三个诸侯占领,三分天下。

  献帝偶来雅兴,让曹操,刘备和孙权从自己势力之中选一名女子参加一个虐裆的比赛,献帝还亲自派人修建了一间大房间,地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房门中间的牌匾上有献帝亲自提笔,写的「三足鼎力」四个大字,意思是评选三个国家中最有威力的美腿。

  曹操手下有他的女儿曹宪,吕布之女吕绮铃,张春华和甄宓,曹操想了半天,吕绮铃跟她爹一个德行,刚猛有余柔嫩不足,张春华太过冷血,这两女爆蛋可能很容易但缺乏情趣,甄宓情趣有了但有时不够心狠,除非踢敌人的裆否则很难爆蛋,还是自己的女儿好,遗传了自己的狠辣又不失少女的情趣,就是有点小,还不到16岁。

  曹操摇了摇头,大手一挥让曹宪去参赛。江东,孙权一方也遇到了和曹操同样的问题,虽然江东美女如云,但拿的出手的也就大乔小乔孙尚香步练师,相对曹操,孙权还是比较好抉择的,孙尚香和步练师还小,踢裆经验不是很丰富,排除在外,就剩下大乔小乔两姐妹,姐妹俩都经验丰富,而且都有爆蛋的经验,孙权想了半天,觉得小乔更好一些,毕竟她有过踢爆蛋蛋的经历,大乔只是踩爆,力量方面比大乔要好,而且脚还嫩,于是小乔就成为了不二人选。

  刘备一方由于甘夫人和糜夫人主动退出,只有马云鹭一人能够参赛。下面就是献帝一方了。献帝的人选也不少,蔡氏姐妹以及伏皇后。蔡氏姐妹擅长的是手上功夫,而且伏皇后经验也算丰富,于是只能派她出战了。

  比赛时间终于到来,四女站成一排,她们的对面则是四名精挑细选的精壮男子。赤裸着身体,四根雄起的男根挺立在跨间。第一个项目是踩射。四女同时施虐,这一项小乔占了绝对的上风,毕竟她天天都和周瑜玩这个,经验相当丰富,只见她一脚将男人踢倒在地然后左脚踩住鸡鸡根部,用柔嫩的脚趾不停的在鸡鸡上揉搓,右脚不停的轻踢着蛋蛋,来回几次之后,男人就一声低吼,射了出来,射程之远,精液量之多,地毯上都湿了一大片。

  第二个完成的是马云鹭,她今天穿着一身露肩装,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性感魅惑,她并没有一开始就踢蛋蛋,而是用纤纤玉手握住了男根,开始上下其手,看着鸡鸡勃起的越来越高,小手就开始有节奏的捏着蛋蛋,由轻到重,最后她将男人扶到墙边,挥动玉腿,娇俏的蛮足朝两个卵蛋使劲的踢了几脚,在第七脚的时候男人射了出来,不过精液量和射程较之小乔都略显不足,接下来是伏皇后,她的招式相对于小乔和马云鹭来说比较「传统」,直接用玉足踩在卵蛋上,不停的踩,使劲的将睾丸里的精液挤出来,但却射的不多。最尴尬的是曹宪,她学着伏皇后的样子将脚放在男人蛋蛋上,但由于力道小,而且只是在一个部位上慢慢踩,所以到最后也只是踩出了几滴精液来,还弄得曹宪一个大红脸。

  第二个项目是光脚踢蛋蛋,虽然小乔的脚嫩,踢蛋效果也好,而且她是四女中唯一一个有光脚踢爆蛋蛋经历的,但规则上本环节不允许爆蛋,所以她不敢太用力踢,被踢蛋的男人也没有感到有多痛,马云鹭精通各类踢蛋招式,只见她一会儿让男人跪下踢蛋蛋,一会而让男人两脚岔开,她坐在地上,抬起玉腿,双脚轮流从下往上踢蛋蛋,还会使出绝招回旋踢,没多久就让男人惨叫连连了。
  伏皇后让男人躺在地上,她把男人的双腿分开,然后玉腿猛踢蛋蛋,力道之猛,旁边的人都能听见踢蛋蛋发出的脆响。而且她还嫌不够,好几次退后两步,然后跑上来飞起美腿猛踢。

  巨大的力道把男人踢得都飞了出去,男人发出凄厉不止的惨叫,仿佛杀猪一般。曹宪虽然也在不停地踢着蛋蛋,但由于她年龄小,没什么经验,好几次都没有踢中,而且踢蛋蛋的力道也不是很大,踢到最后只是有一点红而已,她却已经累的娇喘嘘嘘了。

  随着时间的推进,比赛很快来到了最后一个项目,也是重头戏美腿爆蛋。规则是参赛选手通过抽签,轮番上场,爆蛋对象则从死囚犯中挑选,选手只能用腿和脚当作武器,可以穿鞋,最终从时间和爆蛋程度上评定优劣。

  伏皇后第一个上场,她穿了一双黑色的平底皮鞋。她先是几脚踢裆将囚犯放倒,然后用脚狠狠的踢着囚犯的蛋蛋,越来越用力,囚犯大声惨叫着。伏皇后看着蛋蛋被踢得通红,又爆了精这才停下来,然后不等囚犯恢复就将右脚踩在了囚犯的一个通红的蛋蛋上。

  缓缓踩了下去,可能是她实在不忍心看到爆蛋的场面,踩到一半伏皇后穿着皮鞋的右脚就不再用力,而是松了几分劲。忽然她听见献帝在旁边大声催促着,她才一咬牙,闭着眼睛,将踩在蛋蛋上的小脚猛地用力,扑哧一声,终于踩爆了囚犯的一个蛋蛋,但另一个蛋蛋她实在是没有勇气踩爆,就放弃了比赛。

  第二个上场的是马云鹭,她穿的依旧是自己那双黑色高帮皮鞋,她也模仿伏皇后一上来就猛踢蛋蛋,马云鹭的脚力比伏皇后大许多,囚犯勉强撑了三脚就被踢飞出去,接着,马云鹭使命的踩着囚犯的卵蛋,很快囚犯就痛的惨叫不止。两个卵蛋也被踩的红肿不堪。

  马云鹭最后放在蛋蛋上的脚用力一踩,啪兹一声蛋蛋就爆了,马云鹭又如法炮制的将另一个蛋蛋踩爆,就离开了。第三个出场的是曹宪,她虽然穿的是甄宓的金色船鞋,但由于没有爆蛋的经验,也不大会踩,本来是爆蛋利器的高跟竟然踩在地上,用脚掌部分踩着囚犯的卵蛋,而且她的脚力是四个女孩中最小的,踩了十几分钟才把蛋蛋踩红,囚犯干脆连叫声都免了,还舒爽的闭上了眼。

  最后小丫头急了,瞄准卵蛋就是一阵猛跺乱踩,凭借着鞋子的坚硬,才勉强踩爆一个蛋蛋。最后小丫头竟然还哭了,众人连忙跑上来将她抱下去。最后一个上场的小乔就轻松多了她的一双修长美脚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不知多少蛋蛋丧生在她的一双柔嫩玉足之下,而且她的脚力也很恐怖,能光脚踢爆严白虎的蛋蛋可不是闹着玩的,她今天又穿着那双水晶高跟鞋。对着囚犯的蛋蛋就是一阵猛踢,发力之猛直痛的囚犯声音都无法发出,周围围观的人也是倒吸冷气。开始同情起那名囚犯来了。

  小乔连续猛踢了二十多脚,一个卵蛋被踢得瘪了进去,爆在了小乔的水晶鞋上,小乔将囚犯放在地上,一脚踩在了囚犯没碎的蛋蛋上,猛地用力,踩爆了卵蛋,又用水晶鞋高高的鞋跟在囚犯的卵蛋位置一阵乱踩,将阴囊踩的稀烂才停了下来。

  经过激烈刺激的比拼,小乔获得了比赛的冠军,获得了三足鼎力的头牌位置,从今往后,踢裆这项技能就迅速在整个神州大地发展了起来,几年后后创建的女子踢裆部队也纷纷在军队中流行起来,在未来的战场上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