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秘闻之归来篇!】(04-06)【作者:abc123421】   另类小说 
字数:80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节被侵蚀的现实与平静的日常

  墙壁上的血色花纹不急不缓地蔓延着,如同一条条扭曲延长的血蛇,渐渐将整面墙壁占领。

  昏黄的灯光下,靠近房门处,一股奇怪的黑色阴影向着孙佑笼罩而来。
  孙佑镇定地倚在窗前,伸手推开窗户,这里距离地面并不高,大约仅有3米左右,她随时可以跳窗逃走。

  阴影仍在袭来,她凝神望去,不由得心神一震,那一片阴影并不是什么诡异的现象,而是由无数黑色的微型甲虫交叠聚集而成。

  而后,门外传来一阵仿佛是沉重的铁链在地面拖行的尖锐摩擦声。

  下一刻,她便果断的选择了跳窗。

  天知道门外有什么BOSS级别的古怪生物。

  借着下坠的力道翻滚几圈,孙佑站起身来,抬头四顾,今夜的月色似乎格外明亮,明晃晃地映照在并不空荡的古旧大街上,前方不远处,一个个佝偻着的矮小身影聚集在路灯下,不时低声嘶吼着。

  虽然暂时摆脱了未知生物的纠缠,但前方明显也是无法靠近的禁区。

  孙佑扭头望向街道后方,没有路灯,不过借着月光的照射,她勉强看清有一个长得像春卷般的诡异生物伫立在街道中央,头部如盛开的鲜花般与下方的春卷状身体相连,没有手,只有两条短小的细腿。

  那么问题来了,几乎失去全部力量的她如何能从这群怪异中逃离呢。

  要不是没有顺手的武器……

  带着些许的怨念,孙佑靠在墙角警惕地观察着。

  直到她的脸颊突然被一阵阴影笼罩。

  起初,她以为只是一片乌云,但抬起头时,她看见了身穿黑色风衣,衣袂飘飘,悬浮在她的身体上空并手持镰刀的黑色死神。

  那一定是死神没错了,孙佑用她的全部节操保证,然后猛地低头前扑,与此同时,脑后的一阵凉风让孙佑心肝一颤,没敢回头,迅速起身夺路狂奔。

  霎时间,整个街道都喧闹起来了。

  幸亏她的身体素质极佳,否则必定成为怪物们的RBQ。

  这种结果的得出几乎不需要经过思考,以主人,呸,以那混蛋的性格,有98。73% 的概率干出这样的事情。

  逃跑中,孙佑甚至还需要紧紧捂住胸前的丰硕,不然那上上下下地摇动肯定让她吃不消,况且她还穿着男士睡衣。

  不过连跑带跳再带翻墙的她即便摆脱了绝大多数怪物,但最终还是被天空中死神的镰刀给砍中了,毕竟这东西它不仅是飞形单位,它还能无视体积碰撞作弊般地穿墙。

  但更可怕的是,这一击,伤的不是肉体,而是精神。被击中的瞬间,她的脑海陡然传来一股撕裂感,随后便是极致的快乐。

  这一下仿佛启动了身体的神秘开关,无尽的快感从四肢百骸中涌出,然后又迅速积聚在脑海里,最后爆炸般再一次涌向四肢百骸。

  这一瞬间,甚至呻吟还卡在喉咙中,她便身不由己的高潮了,身体剧烈地震颤着,蜜液也仿佛关不上的水龙头般胡乱喷洒着,迅速濡湿了整个裤裆。

  仅仅挥舞了一刀,黑色死神便飘然离开,而瘫软在地上抽搐着的孙佑未曾发觉,死神的镰刀旁,一团粉色的光晕隐约在闪烁,其内部,有一袭模糊的身影。
  不久之后,趴在某个转角喘息着的孙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以她为中心,周围的环境如同蜕皮般渐渐显露出原本的模样。

  短短一分钟,他就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那个灯红酒绿的现实,闪烁的霓虹灯,开张的夜市,散步的行人……

  一切都恢复了原样,连同他的衣物与模样。但下一刻,如同切换了张幻灯片,他突兀的出现在卧室的床上。

  「梦?」孙佑跳下床,开灯,仔细检查了下自身,除开自身仍残留着的快感余韵,什么也没发生改变。

  「是梦啊…」他勉强接受这个事实,但内心却告诉他,这绝不是梦,或者说,不仅仅是梦那样简单的东西。

  一夜无眠。

  ……

  清晨,七点整。

  孙佑睁开微闭的双眼,看了眼桌上的时钟,正好指向七点。脑海里虽然还存有不少疑惑,但他还是打算暂时抛开脑中纷繁杂乱的念头,起身穿衣洗漱。
  毕竟,今天可不是周末。

  下楼时,围着白色围裙的母亲正将早餐摆上木质的餐桌,两碗素面,两杯牛奶,是为他与妹妹准备的。

  「快去刷牙洗脸,然后吃早餐上学。」母亲解下围裙,笑着嘱咐道。

  等到他洗漱完毕坐在桌前时,妹妹小兰才打着呵欠揉着眼睛慢悠悠地走下楼梯。

  望着桌上的早餐,他的视觉有一刹那的恍惚,就像一晃而过的模糊幻影。
  「没休息的缘故么?」孙佑眨了眨眼睛,却并不感觉到疲惫,精神反而十分清醒。

  等到他端起牛奶时,这种恍惚感再次袭来,而且断断续续的。孙佑使劲地摇了摇头,试图将恍惚感甩出脑海。

  「怎么回事……」

  稍稍抿了口牛奶,他头脑的恍惚才消退几分。

  「这是……」

  味蕾反馈给他的,是比牛奶更为美味的,荡漾在唇舌之间的,无比滑腻黏稠的感觉。同时,他的鼻腔也被微醺的气息刺激着。

  记忆的闸门悄悄地打开,这种过去让他内心极为厌恶却又不得不品尝并被强制上瘾的对象。

  「味道如何?」青年俯视着跪坐的少女,嘴角轻轻扬起,平静地问道。
  然而此时少女并没有回答问题的余力,她的头部仰起,樱色的粉唇一开一合,可爱的舌头四下搅动着。而随着唇舌的动作,盛装在少女口腔中的几乎要满溢的白浊却丝毫没有溢出,可见少女早已学会了娴熟的搅拌技巧。

  青年的问话并没有让少女的动作停下,只是为她的两腮更添了一分羞涩两分妩媚罢了。

  待到少女的表情难以抑制地露出几分哀求时,青年才轻笑着捏起少女光滑的下巴,用拇指在少女的下唇轻轻摩挲着。

  少女粉唇的敏感程度,大概不逊色于大腿根部了。

  如此敏感的位置被抚摸着,少女的眼帘很快泛起了水雾,两腮间的红艳也更加诱人了。

  「已经湿了么?」青年瞧向少女因并拢的双腿而形成的三角区域。

  而少女乖巧分开大腿的动作让青年满意的一笑,伸手合拢少女仍旧开合着的嘴唇,示意她可以彻底的品尝了。

  随着一阵「咕噜咕噜」的下咽声,少女再次张开粉唇示意,而青年使用脚趾玩弄着少女花瓣的同时不忘「啧啧」的评价着。

  「夏奴你已经养成尝到精液就会发情的良好习惯了嘛。」

  「下个阶段……」

  甩走脑海中的羞耻记忆,孙佑将手中的牛奶移至眼前,轻轻摇晃。

  没错,这就是牛奶。

  但仍然残留在口中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呢?而且证据便是他自己,有些发情了。
  下一刻,恍惚感适时而至,而在她视线下的牛奶也诡异的发生了变化,变得黏稠滑腻,碗里的一根根面条也如触手般诡异地翻腾扭动着。

  她的身体,也同样变回来了。

  这一幕并没有持续太久,大约10秒后,他回过神来,一切又都恢复了。
  「怎么了?早餐不合口味么?」母亲在一旁奇怪的问道。

  「啊?没!挺好的。」孙佑楞了下,立即答道,随后猛灌一口牛奶,大口开始吃面。

  没有谁注意到,在孙佑吃着早餐期间,他桌下的双腿,紧紧地并拢着,甚至有些颤抖。

  日常的平静,他必须要努力的维持啊。

            第五节交替的世界(一)

  老旧的木质餐桌,到处布满了被腐朽的痕迹,桌面上,是两组碎裂的玻璃杯与破旧的瓷碗,还有一行崭新的字迹。

  这是一间破旧的房屋,不见阳光,只有被急风吹拂得嘎吱作响的残缺房门。
  餐桌旁,是两把腐烂的木椅,其中一把正吱呀地摇晃着,随之摇晃着的还有两条白皙如玉的大腿。

  一位女子随意地坐在椅子上,毫不在意她的身体完全赤裸着,正低着头用泛着水光的手指在桌面上书写着无法看清的文字。

  「精液一日一杯,触手……」

  「游荡者首次插入……」

  「……」

  每当女子觉得手指的水分不够时,便将手伸至下体,将手指捅入裸露着的蜜穴内部狠狠搅动几番,口中也随之发出可爱的喘息。

  「嗯啊~」

  「唔嗯~」

  不过在蘸水之余,女子也会抬头看向一旁空荡着的椅子,露出一副妖艳的淫荡表情,而其面貌,绝美无双,可怪异的是,女子同孙佑的真实样貌,分毫不差。
  没过多久,女子狡黠地一笑,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而此时的门外,街道中,围墙上,大量奇形怪状的生物静静地伫立着,如同令行禁止的军队。

  站在门口的女子身姿修长窈窕,原本赤裸的身躯上幻化出一身情趣风格的服装,上身是紧致的黑色小马甲,中央呈V形,露出精致的锁骨与小半鼓胀的白皙乳肉,下身被漆黑的开叉短裙堪堪遮掩,双腿到臀部,被薄纱般的黑色丝袜紧紧裹住,在分叉处若隐若现。

  「出发!」

  环视一周后,女子神情肃穆,扬臂高呼道,如同一尊威风的女将。

  ……

  「我吃饱了,先去上学了。」孙佑双手撑着桌面起身,拿起背包,小步却快速地朝着门口玄关走去。

  刚擦干脸颊正往餐桌走的孙兰微微一愣,平时哥哥都是和她一起去上学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都没等她。

  果然是有女朋友就不要妹妹了么。

  内心莫名有些心酸的孙兰撇撇嘴,赌气般拖开椅子,化悲愤为食量。

  孙佑就读的高中是位于城市靠近中央区域的青苹高等中学,听闻是因为第一任校长喜爱吃青苹果而得名。

  从家至学校,他需要搭乘30多分钟的公交。

  站在站台下,孙佑的胸膛微微泛着温热,一道道细微的热流在他的身体内部来回窜动着,有如猫挠。

  不过他早已身经百战,这点萤火般的欲望在他如今的体质下即便不会断绝,却也无法让他动摇。

  他的脸上保持着平静,将视线投向前方的街道,疾驰的汽车、匆促的行人、变换的指示灯。

  「如同梦幻一般。」

  远处的街道转角,一辆青色的公交缓缓驶来,在站台前停下,恰好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呼~」吐出一口浊气,孙佑被仿若冲锋般的人流夹带着登上公交。

  座位自然是没有剩下的,好在公交内部人群并不拥挤,只零星站立着十来人。孙佑随意走到后方,偶然间注意到后座处一位正望着窗外的黑发少女的侧颜,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名字。

  并未多想,毕竟这几天他也只是把周围不少男同学的名字与面貌认全了,至于女生,抱歉,脸与名字还无法对上。

  公交启动,引擎发出「轰隆隆」的巨大声响,缓缓朝着既定的路线驶去。
  孙佑一手抓着吊环,另一只手拿着已然陌生的手机,略带好奇的浏览着里面安装的各种程序。

  当孙佑渐渐被手机上新奇的内容吸引时,并未发现周围的环境陡然间安静起来,她只觉得有些胸闷。

  直到拿着手机的手无意识的轻轻捂胸,她才凛然一惊,手臂处传来的柔软触感告诉她,她又恢复女体了。

  「怎……」话未完全出口,孙佑便陡然屏息,眼睛瞪大,光洁的额头上很快就渗出了星点的汗水。

  周围的乘客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只或站或坐的诡异人型生物。
  不过没等到她仔细观察,眼前又陡然一花,人型生物竟化作表情各异的乘客,四周乘客们的谈笑声,汽车的引擎声纷纷涌入耳朵。

  孙佑急促的喘息几声,手背在额头上一抹,却不见汗水。

  「难道是幻觉么?」

  没空深思,他迅速望了一眼手机的时间,7:34,然后将其放入口袋,眼神警惕地盯着周围。

  而后座中的少女此时却收回了注视着窗外的视线,拄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盯着前方一名穿着校服的瘦弱身影,很快,不施粉黛的精致面容上又露出些许不解。
  「异灵…………么?」

  孙佑并未等多久,随着精神的再次恍惚,她的视线里怪物们又一次出现,而这一次,前方一个仿若杂兵般的矮小生物背着双手朝她悠悠地走来。

  但她可不会将之视作杂兵,反而凝神屏息,身体紧绷着。

  与周围长相狰狞的生物相比,这只身着黑色羽织,身型矮小,约摸只到她的肚脐处,却有着佛陀般的大耳,高高的额头下是一双不见眼眸的眯眯眼,头顶一片光滑的不知名生物,大概是怪物中最顺眼的了。

  公交诡异地行驶着,孙佑抓着吊环的手紧握,待到小矮子走到她身前不远时,孙佑便先发制人地抬腿,侧踢,在她的计算中,脚背恰好可以踢中前方那个大脑袋。

  腿风呼啸着,却陡然停滞。

  在小矮子的脸颊前,孙佑抬起的腿被一只不大的手掌抵住,然后缓缓握住。
  她试图收回抬起的右腿,却动弹不得。

  小矮子古怪的面容上露出了人性化的微笑。

  孙佑也刹那间明白了,眼前的矮小生物绝不是失去力量的她现在可以对付的。
  就像刚进新手村,却要立即面对新手村最大的boss,她有些欲哭无泪,先前的死神是,现在这只矮子也是,哪门子的游戏啊。

  小矮子紧握着她的脚腕,然后在她略显紧张的面容中,伸出另一只手褪下了她的白色运动鞋与白色短袜,露出柔嫩光滑的玉足。

  孙佑腿部再次用力,试图抽回右脚。

  见状,小矮子不满地撇了她一眼,捏了捏她的脚腕,顿时,脚腕处的骨头仿佛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嗯哼……」

  孙佑不自主地发出痛呼,眼眶瞬间就被泪水充盈,可见这一下是何等的大力。
  没了孙佑的搅局,小矮子这才伸手轻抚着她如玉的脚背,玩弄着一根根晶莹的脚趾,甚至不时扣弄着脚心。

  对于她来说,足部本就属于敏感至极的部位,怎堪被如此亵玩。

  短短数十秒,她便有种站立不稳的感觉,之后,小矮子更是伸出满是唾液的粗糙舌头,一下下的舔舐着光滑的脚背,继而转至脚心。

  一股颤栗的快感霎时以脚心而起,直冲向她的大脑,五根晶莹如玉的脚趾也同时紧缩着。

  孙佑的左脚顿时一弯,然后再也直不起来了,只能依靠小矮子的手掌与紧握着的吊环支撑着身体。

  似乎想要将美妙的玉足完全布满自己的痕迹,小矮子嘴巴一张,便含住了其中的一根脚趾吮吸着。

  直到五根脚趾都被来回吮吸了好几遍,它才满足的松开握紧孙佑脚腕的手掌。
  孙佑这才慢慢用左脚立起,收回满是唾液的右脚,轻轻提起,一滴滴滑腻的口水自足尖滴落,就像她蜜穴里正在一滴滴往外渗透的蜜液一般。

  渐渐的,视线内小矮子的身影开始模糊,孙佑脑海中最后的映像,是一句简单的自我介绍。

  「吾名——滑头鬼,因弥。」

  周围再次喧闹起来,衣着完整的孙佑怔了怔,动了动依旧穿着鞋袜的右脚。
  「幻觉……」

  可右脚上的湿滑与袜子上渐渐扩散的湿痕明明白白地提醒着他。

  「并不是的啊。」

  脑海里闪动着无数念头,可却无计可施。

  「啧……」孙佑轻叹口气,随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拿出口袋中的手机瞧了瞧,屏幕上明晃晃地显示着,7:45。

  「还有20分钟么……」抬头望向窗外远去的车流,孙佑脸色有些难看,但很快便又将头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他的身后不远处,一位睁着闪亮黑眸的少女,正出神地盯着他的背影。

            第六节交替的世界(二)

  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委实让孙佑心力憔悴,且不论那个让他心生畏惧的青年,那人可能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出现了,而后便是青年留下的未知手段,至今他也未曾弄明白自己周围突兀显现又突兀消失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里面的那些诡异生物又是些什么。

  看来有必要去看看那人离开前所说的寂静岭了,也许可以发现些许线索。内心做下决定的孙佑轻舒口气,胸中的浊气顿时消失不少,但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她的侧面突然有一股浊气喷到了她的脸颊,右脚也有些凉意。

  抬起眼帘,她见到的却是一张长有细碎尖牙与巨口的怪诞面孔,恶心的涎水从它的口中滴落,落在她的手臂上,浸透了校服,又迅速蒸发,只留下灼热而刺痛的感觉,如同蜡油一般。

  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却不曾逃离,这些仿佛刻在身体里的本能都是由那人强行养成的。譬如受惊时并不会下意识地反抗,而且蜷缩起来,又譬如口交时喉咙会本能地放松,让肉棒可以轻松地贯穿她的喉头等。

  孙佑微微转动了下眼珠,迅速瞟了眼车内,上次出现的滑头鬼已然无踪,反而是身旁的怪物突然出现,姑且暂时将它称之为游荡者吧,因为她昨晚在街道上见到了不少游荡着的这类怪物。

  虽然本能地反击被抑制,但回过神来的孙佑主动出拳——右勾拳,猛烈的拳头瞬间击中了怪物的太阳穴,如果它有的话。

  安静的空间传出「砰」的一声轻响,这名游荡者的脑袋被打得一歪,口水四溅,但同时,前后左右的所有怪物仿若突然间有了灵魂般扭头盯着她。

  在一道道邪异目光的重压下,孙佑慢慢收回小拳头,扯了扯嘴角,讪讪道。
  「那个……很有打击感,我投降。」

  单挑用boss,小怪就群殴,这群怪物们的素质真低。

  如今的她自然不是曾经那个被侵犯就会反抗的稚嫩女孩了,她也渐渐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屈服,自杀曾经有段时间想过,可惜死不掉,如今这个念头也就渐渐淡了,这种经历倒是与勾践相似,可惜她的情况更为复杂。

  不过这只连生殖器都没有的怪物想干什么呢。

  低头瞥见怪物空荡荡的下体,孙佑的精神越发的清醒,以她多年的见识,这只怪物肯定有其特异之处。

  「竟然会有些对未知的期待……」

  感受着心间的悸动感,孙佑抿唇咽下不知何时在口中积聚的津液,双腿悄然并拢,握着吊环的手也更紧了。

  气氛有些沉闷,但当怪物低吼着张开巨口,从中伸出一根柔软的灰色棒状物时,空气就仿佛突然灼热了起来。

  「这种构造的么……」孙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根奇怪的棒子,只见其顶端如花瓣般打开,露出其中已经遍布粘液的粉色圆柱。

  怪物靠近孙佑,近乎紧贴,她却不闪不避,如同等待审判的囚徒,低着头轻轻喘息着。

  大量的唾液自怪物张开的巨口上滴落,落在了她的校服上,浸透了下去,让她一阵轻颤。同时一只长有三根尖锐的利爪的手扣入了她的衣领,缓缓向下滑动。
  一缕冰冷的寒意穿透了校服,触碰到她温热的肌肤,渐渐向下,越过了山峰,淌过了溪谷。

  孙佑原本轻微起伏的胸部停滞了,冷与热,在她身体中央这条近乎笔直的细线上交锋着。

  一阵劲风袭来,她被拉扯得踉跄了一下,随即便感觉到一股凉意,校服如蝶翼般片片破碎。

  她抬起头,两颊犹如两朵红莲盛开,绝美的脸庞娇艳无比,如夜色般神秘的星眸中泛起涟漪,红艳在白皙的肌肤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着,白腻光滑的乳峰顶端,两颗挺立的葡萄微颤着等待被人采摘。

  不盈一握的腰肢轻轻扭动,肥美的粉鲍向外流着涎液,修长笔直的大腿下,一只裸露在外的玉足不安地扭动,另一只却藏在了纯洁的白鞋里。

  旁边,丑陋的生物张着巨口,垂落的炙涎在她纤尘不染的身体上滑动,口中伸出的奇特柱状器官如蛇般游弋在软嫩的肌肤上。

  就像盛开的粉色桃花上攀附着一只虎视眈眈的肉色怪蛾,让人产生强烈的对比与矛盾感。

  但下个瞬间,整个画面犹如镜面般破碎。

  「又回来了么……」双目四顾,他的视野内却再无怪物的身影。

  「真是糟糕的体验。」

  孙佑在内心无语地吐槽道,忠于欲望的身体却难以自制般本能地渴望着,完整的校服此刻却让他有种透不过气的憋闷感,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双腿之间被抑制住的充盈蜜液在体内缓缓积聚,静待泄洪。

  毕竟,指环改变的,只是形体与外表,而他内在的构造,从来就未曾改变过,以指环的能力也无力改变。

  孙佑沉默地望着玻璃上自身的倒影,艳丽的潮红在男性的面孔下毫无违和感,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期盼。

  漫长的30秒后,玻璃上的倒影如波纹般开始荡漾,然后化作一张艳丽的俏脸,俏脸旁,一根粉色的柱体靠近她的嘴唇。

  不反抗不矜持,孙佑乖巧地伸出嫩舌在肉柱表面熟练地舔弄着,刮走上面涩涩的粘液,发出色色的「啧啧」声。

  与视觉上的光滑不同,实际上这粉色的肉柱上充满着大量细小的肉粒,孙佑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每一颗肉粒的大小与柔软度,感受着这些肉粒的膨胀。
  伸手轻握住花瓣下的灰色柱体,她撇了一眼一旁毫无动静的怪物,伸出舌尖在肉柱顶端迅速地打转,然后微微用力将肉柱缓缓送入口中,直到嘴唇触碰到底部的花瓣。

  肉柱具体有多长她并不知道,但看她喉间已经完全鼓起半个圆柱体便可估测肉柱的大致长度了,约摸20公分。

  喉肉还未开始收缩鼓动,他却突兀的回到了现实的公交内。

  怅然若失。

  喉咙还残留着异样的满足感与不小的快感,但是已经没有了快感来源。肉体被开发过的他自然可以通过口交获取快感,甚至达到喉间高潮,区别于阴蒂与阴道高潮,而是由喉肉的收缩引发的,表现为下巴脱力,唾液四溢,双眼翻白等症状。

  悬于半空的感觉并不好,但孙佑并不陌生,记忆中的这类场景发生次数并不少,或者说挺多的。

  周围的乘客并不知道这位清秀少年的奇幻遭遇。他们只是偶尔瞥见时,觉得少年有些奇怪罢了,例如突然的脸红,偶尔的哆嗦,怪异的抖腿等。

  而后座中黑发少女同样也不知道,不过,她十分好奇,然后有些小纠结地考虑着是否稍微帮助这位被某只也许是异灵的东西盯上的同校同学。

  这个时候的孙佑,却是沉默地低头,期待着下次的场景变换。

  ps:有任何建议或意见或对接下来剧情的期待,请务必提出来……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